新闻
首页 >最新资讯 >新闻

为了三个孩子,他把学校用了几十年的上课铃声换了

2021年07月17日

为了三个孩子,他把学校用了几十年的上课铃声换了


还记得小学里那经典的上课铃声吗?西安有一所学校把用了几十年的上课铃声换成了舒缓的音乐,这是为什么呢?故事要从2016年开始说起……


2016年,为建立健全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保障机制,西安市开始推行融合教育,西安市雁塔区吉祥路小学延兴门分校成为重要的试点单位。

时间紧、任务重,又涉及特殊人群, 这件事的困难显而易见,大多数人在此时都选择退却。有着21年教育经验的副校长王登华站了出来,主动接下了这个重担,尽管他之前也从未有接触过特殊儿童这个群体。

王登华一位相识多年的老朋友对他的评价——颇有古人遗风,充满侠义精神的人。

融合教育,不走形式

2016年中旬,融合试点的通知刚下发,特殊孩子们尚未进入学校,反对之声已经喧嚣了起来,一股浮躁不安的情绪在学校里面蔓延。王登华副校长夹在主管部门“死命令”和部分教师们的质疑声中开始推进工作。

多年的学校工作经验让王登华明白,做好教师队伍建设是在学校推行融合教育的关键。只有身处一线的教师观念改变了,才能真正对特殊孩子有所帮助。否则即使依靠行政命令让特殊孩子进入了班级中,也得不到老师的支持,那么所谓的融合就是一句空话。

如何才能摆脱融合教育走形式的问题?他认为让教师们真正体会到融合教育的意义是关键!一项新机制慢慢浮现在王登华的脑海中。

在王登华的指导下,学校开展了一套全新的教师培养机制,其核心是通过学习、培训、竞争、研究四个阶段,把特殊教育、融合教育相关的知识纳入教师的培训当中。老师们先通过学习、培训了解掌握基本知识,再通过知识竞赛、技能比拼活动调动教师们的积极性;再利用集体开展校本教研(从学校的实际出发,依托学校自身的资源优势和特色进行的教育教学研究)的机会,把融合教育工作的发展趋势和教育策略与学校实际情况相结合,让教师更有参与感。

除了在学校内开展宣传倡导活动外,王登华还积极利用社会资源,把老师们“带出去”参加各类特殊教育的相关活动。

经过一年的努力,吉祥路小学延兴门分校的教师们在融合教育理论知识方面有了很大提升,教育观念也从之前的“质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转变为“支持”、“关爱特殊群体”;同时也对特殊学生的身心特征与教育需求有了新的认识,熟练掌握了教学策略与班级管理的办法。

看着这支日渐成熟的融合教师队伍,王登华心中非常激动,一年的学习终于迎来了被检验的时刻,他决定吉祥路小学延兴门分校开始接收特殊儿童入学。

用了几十年的铃声说换就换

2017年的9月,第一批十名特殊儿童进入了吉祥路小区延兴门分校,开始了校园生活。在这十名特殊儿童当中,最让王登华担忧的是三名自闭症孩子。

这三名孩子被分在了小学一年级的三个班级当中。虽然有陪读老师的协助,但他们对新环境的适应能力较差,经常出现情绪问题,打乱课堂的秩序。

一些同学的家长听说了这个情况,特意找到王登华抗议,认为这样的教育方式对普通孩子的学习与成长不是好事,希望可以把特殊孩子请出教室。

家长们的抗议让王登华的压力倍增,学校里的教师们可以进行培训学习,学校里的同学可以进行引导教育,可面对这些抗议的家长,王登华没了主意,他思来想去决定采用“最笨”的方法:一个一个地去科普去做工作,用真诚打动这些家长,能争取一个是一个。

“孩子有天然的善良,愿意去帮助别人,融合教育可以保留住孩子们这份善心,这也是提升孩子综合素质的良好的机会,一个特殊孩子并不会对班级中人数占优的普通孩子造成负面的影响。”王登华耐心地向每一个有疑虑的家长解释。也正是他诚恳的态度打动了这些家长们,大多数的家长表示愿意再观望一段时间。

争取到一点时间的王登华开始重点分析这三名自闭症孩子,他们虽然表现出的状态各不相同,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对声音特别敏感,尤其是噪音。隔壁的建筑工地的机器声,桌椅的碰撞,上下课铃声等都会对这三个孩子造成刺激,进而产生情绪问题。

发现了这点的王登华决定从声音入手,他先把用了几十年的上下课铃声改成了舒缓的轻音乐;并多次和学校附近的建筑工地进行协商,得到了施工时间尽量错开学校上课时段的保证;还在全校开展了文明教育活动,呼吁全校的同学保护桌椅,不在教室中嬉戏打闹.....

这一系列的行动下来,噪音的刺激减少,这三名孩子的情绪问题也得到了明显改善,逐渐开始适应学校的生活。

然而三名孩子的情绪问题解决了,另一个问题接踵而来:他们不和老师、同学交流互动,到底要如何才能让他们真正的融入班级呢?

融合不是去改变孩子,而是完善教育系统本身

为了帮助特殊孩子融入班级,王登华创造性地提出了“同伴支持”这个概念。他认为融合不是去改变孩子,而是去完善教育系统本身。融合不仅仅是一种接纳,关键在于教育体系结构与教育实践本身需要转变,变得更有弹性、合作性与接纳性,从而适应每个学生不同的学习需要。

所以王登华并没有强迫这些特殊孩子一定要学习掌握怎样的技能,而是让同学主动去接触他们。以集体活动中的“玩”为切入点,比如一起玩障碍穿越、跳绳、搭积木等等,让特殊孩子感受到集体游戏的乐趣,并逐渐习惯集体活动。

“玩”过之后再引导到集体学习上。老师会布置一些分组讨论的话题或者需要小组共同完成的任务,这个时候就可以让特殊孩子参与进来。比如美术课上要求六人一起完成一幅画,特殊孩子会被分配一些很少量的任务,其他的同学协助他自主完成,最后让大家一起享受成果的快乐。

“这样的融合不仅仅是对特殊孩子有帮助,对普通孩子也是非常有益的。孩子们能够了解和切身体验到不同需求的人也可以一起学习互动,接纳不同,体会到世界的多元性。”王登华这样说。

王登华清楚地知道“同伴支持”也离不开老师的帮助。普通孩子与特殊儿童之间的交往需要教师的正确引导,他们的合作需要教师给予机会,他们之间的稳定关系需要教师在日常教学和生活中维护,这样才能绽放孩子们自己的友谊之花。

“同伴支持”体系下的一个学期,这三名自闭症孩子已经可以和同班同学进行简单的交流,进步非常明显。王登华非常开心,在他的提议下,三名自闭症孩子所在的班级在期末的时候专门设置一个“最佳进步奖”,王登华还到场给三名孩子颁了奖。

“当你看到他们和普通的孩子站在一起领奖,享受着同样的赞美和掌声,你就会忽略他们特殊,这正是融合教育思想的精华,他们成为了一个真正的集体!”王登华兴奋地说。

勇于坚持,持续促进改变

经过两年的发展,吉祥路小区延兴门分校在西安地区逐渐有了名气。2018年9月,伴随着新学期开始,又有六名自闭症孩子进入学校。说起开展融合教育以来学校发生的变化,王登华显得非常自豪:“现在我们整个学校从老师到学生,再到学生家长,对特殊孩子都是一种包容的态度,学校气氛非常好,现在融合教育的成绩也成了我们学校的一张名片。通过我们的尝试,带动了很多人参与到关爱特殊儿童的队伍中,很多兄弟学校都来我们这取经,也准备招收特殊孩子进入普校进行融合教育。大家一旦有了这样的共识,就有希望建设出更文明、温暖的社会!”

开心之余王登华也面临着新的挑战,因为招生的需要,吉祥路小区延兴门分校每个班的学生都控制在五十人左右,而人数多的班级会使特殊孩子倍感压力,这意味着特殊孩子要认识更多的人,忍受更多的噪音,更难建立稳定的关系。

“融合班级的人数如果能控制在20人左右会非常好,但我们学校也有教育任务要完成,不能随意缩减,这点需要更多的政策支持。”王登华希望政府能够在融合教育起到带头作用:“有些事还真得政府来牵头,比如我们学校的融合教育的试点,如果不是政府的呼吁和支持,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开展融合教育,我们也希望在目前融合教育不成熟的情况下,能够有一些政策导向支持。”

2016年开始,壹基金海洋天堂计划增加全纳教育项目,除直接服务特殊儿童,培训老师和家长,也会与社会各界合作,通过调研、两会提案等方式持续促进全国和地方层面相关政策环境的改善,特别是在融合教育方面的政策和支持力度。五年多以来,全纳教育项目已覆盖10省16市、76所全纳伙伴学校、建设了42间特殊教育资源教室、培训过2020名普校老师。

在国内,越来越多的普通学校开展了融合教育,学校老师开始带领特殊孩子进行班级及校园融合,虽然目前能够服务到的特殊孩子非常有限,但这看似不多的数据对于数百万特殊儿童却有着重大意义。它代表了一种突破、一份希望,也代表着一份社会担当,也终将吸引更多人加入到融合教育事业中,让我们勇于坚持,不断前行,“壹”起促进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