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 >最新资讯 >新闻

壹基金2009年会暨典范工程庆典论坛实录(下)

2009年11月11日

时间:2009年10月31日
地点:万豪酒店B1层大宴会厅


曾子墨: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回到这个论坛的现场,今天下午我们继续为各位安排三个议题。首先这场论坛我们要关注的就是环保。接下来我想请各位和我共同用热烈的掌声请出这一节论坛的诸位嘉宾。

大自然保护基金(TNC)北亚区总干事张醒生。
青海省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协会秘书长哈希*扎西多杰。
野性中国总监,首席摄影师奚志农。
阿拉善生态协会秘书长杨鹏。
Chairman ofDelight:Ned Tozun。

进入二十一世纪,我们不会再有疑问,我们生存的环境变得越来越恶劣,而且整个气侯变暖的趋势也是越来越明显。因此环保已经是一个迫在眉睫的话题。特别是在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都在关注如何来应对气侯的变化,如何发展低碳解决。我们不仅仅让它是一句口号,我们要让它变成日常生活当中的一种实践。今天我 们也特别邀请到了现场的六位嘉宾,很可惜,我们的时间有限。第一个问题请各位嘉宾来阐述一下,您的环保意识是从何时开始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环保意识?平常您在生活当中会有哪些细节是特别注意的?
张醒生:非常高兴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分享,我自己对环保的体验。曾子墨刚才已经非常简洁地点出来了,未来人们的生活、社会经济活动都离不开环保,这是因为我们只有一个地球。今天上午连杰讲我们未来的子孙,如果我们不能做好,我们将对他们有负疚感。我过去是从事商业的,现在是专职做环境保护的,代表 TNC,全球最大的环保组织。我的体验是首先要有意识,我初始的意识来自于八年前,我发起藏羚羊的保护运动,我看到了草原的恶化,看到了河流三江源被污染,这一切使得我们很震惊,世界的屋脊仍然出现了非常令人痛心的场景。我觉得要想有环保的意识,首先要看到,如果我们没有面临挑战,那我们就没有未来。在 这种情况下我经过八年的时间,我参与的阿拉善协会,还参与了其他的环保活动,环保逐渐融入到我的血液和每天的生活中。当你有了环保的意识以后,你的生活都会发生变化,刚才子默说做环保非常难,但如果你意识到了就不难。
其实做环保是可以带来乐趣。去年奥运会期间,政府对汽车限行,同时鼓励大家绿色出行。这20年来我都没有骑过自行车,去年我就买了一辆自行车,当我 骑车出去的时候感觉到特别愉快,感觉自己又年轻了。同时会感觉自己对社会又做了点贡献。用一句话来讲,我们在从事一个伟大的事业,从道德制高点上参与环保,你就会觉得很充实,谢谢。
曾子墨:醒生的生活是一个城市人的生活,他都能做到,那对于我们来说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哈希*扎西多杰先生的生活和我们平常不太一样,因为您来自三江源地区,您谈谈在当地,一些藏民会做哪些事情,来保护你们的生态环境?
哈希*扎西多杰:在全世界提环境这个词,之后把环境作为一个问题提出来是有年限的,比如1970年的会议。我觉得我们在三江源,三江源是一个新的名 词,其实是青藏高原的腹地那一块,这一块是三个极地里面唯一有人类的极地,这个地方没有经历过工业文明,人类必须要在这样的极地进行生存,这块的人口特别少,这些人必须要不依赖于高科技的工业手段,直接面对自然,仔仔细细的要面对每一座山和生命活动。三江源地区一直是环保的,在我们小的时候,原来我们放完 牧以后,妈妈给我们讲的故事,我后来发现,现在所说的环境保护都是妈妈讲的故事。所以我们现在做环境保护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我们跟世界其他地区不一样,还没到喝不上水的程度,现在外界的媒体有一个误导。说三江源现在已经很糟糕了,目前它作为一个原生态地区做保护,在那个地方做保护而是有了问题才保护,而 是有一个天然的保护文化。所以我在每个文化都说,我们说的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这个生态是大生态,是文化生态和自然生态放在一起,因为这个极地本来就是这样。
一直到现在大家很激动,在我们这个地区说到生态保护环境,每一个人都能听懂,而且我觉得高于现在的水平。现在大家说叫可持续发展,这个里面最基本的还是人,今天我们说到壹基金的壹,这个壹是微观的,每一个人、一个地球的概念,我自己觉得还有一个宏观的概念。我们有很多分别,你我他,以一个地球的整体 来说这个特别重要,我们地区有很多概念出现在老百姓的生活当中。我们协会主要做三江源当地乡村的自然保护工作。一会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在外面有一个展台,那个地方放了好多文物的东西,我们说文化跟生态这两个是不可分割的。如果三江源把文化这一块忽视了,那肯定有很多生态的问题。现在我们在当地做起来,在民众 这个层面很顺畅,受到各方面的支持。
曾子墨:谢谢哈希*扎西多杰先生。刚才的讲述也赢得了我们很多的掌声,环保可能是一个新的名词,其实热爱我们的三江源,热爱我们的水资源,保护野生动物这已经成为当地的住民的一种文化,也可以让我们做到从身边做起,让环保成为我们身边的一部分。环保是一个传统,那我们在做环保的时候也需要技术,新的 科技对我们的环保会有什么样的帮助?
Ned Tozun:非常感谢,我今天感到非常荣幸,我讲一下商业的可持续性。对于大家来说最重要的是环境的可持续性和金融的可持续性,这个都非常重要,而且在保持环保的同时也可以获益,对于商业领导人和其他各种组织来说,应该真正的认识到这一点,而且能够倡导环境的持续性。我们的公司环保是一个核心话题,我们开 发的产品是供没有电能使用的人,尤其在发展中国家,我们的客户可能一直都在用煤油灯。煤油灯其实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能源,它很容易引起火灾。世界上现在还有四分之一的人还生活在使用煤油灯的状态,这个非常危险,而且也非常昂贵,因为家庭得花10%到15%的钱花在煤油灯上。而且煤油也不是可持续性的,煤油会 产生很多的二氧化碳,大家得知道一个煤油灯如果是使用5年的时间,大概会排放1吨的二氧化碳,在全世界大家如果用煤油灯,每年大概会有2亿吨的二氧化碳排 放,这就相当于3200万辆小轿车。所以我们现在在谈低碳经济,没有想到在农村地区,他们没有电可以用,我们公司就是在为他们开发一些产品,比如像太阳能,太阳能不会消耗任何的碳,它也不会产生二氧化碳。
我坚信,我们的商业可以帮助人们去改善他们的环境,改善他们的生活状态。目前我们已经帮助了50万人在印度和非洲,现在我们刚刚在和一个基金合作,在中国的西部山区,那里大概有3000到4000万人没有电用,我们提供给他们灯。
曾子墨:环保其实和企业追求利润并不冲突,而且在很多时候其实是相辅相成的,这个也是中国很多企业家的一个共识。因此中国很多非常知名的企业家走到了一起,发起成立了阿拉善。接下来我想请杨鹏先生给我们讲一下您的组织,包括您组织里面非常优秀的成员,他们在日常的生活当中是如何融入环保这个概念的?
杨鹏:非常高兴能够跟大家在一起交流,怎么把环保进入日常生活的话题。我讲两个我们协会的例子,我们发现有很多的环保知识,它跟老百姓距离很遥远,那怎么能让环保知识成为老百姓日常生活的知识?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最后做了一件事。我们约了一个专家小组,提出了日常生活环保的200个问题,把这200 个问题放到网上宣讲,让网络作者来把这些问题串成一个故事,选讲以后经过半年的操作,总共有46个作者参加比赛,从里面选出一等奖拿来出版。结果最后就选 了一本书,是一本爱情小说,这个作者很有意思,有的把它串成一个魔幻小说,有的把它串成爱情小说,最后我们选了一本爱情小说,我在这借这个机会向大家呼吁,这本书叫《绿色生活一本通》,刚刚出版,大家上网一定就找得到。我们的企业家都看完了,看完以后就跟我说如果照你们这么做我们就没法活了,这里有很多 的环保知识点,我们试图把环保知识进入公众的一个小小的行动。
第二个行动好多朋友也参加了,我们好几个企业家的公益组织,就是我们阿拉善的工作人员都一起做了一个研究,我们发现鱼翅里面含有汞,对男性是有伤害的,我们发起了一个活动,我们不把鱼翅当礼品送给别人,别人送给我们鱼翅我们也不要。
主持人:关于鱼翅我插一个小故事,前几天我和醒生一起参加一个企业家聚会,当时上的汤就是鱼翅,我非常清楚的听到醒生在指责别人说你怎么还在吃鱼翅?这个不能吃,当时真的给我很大的触动。谢谢刚才杨鹏先生给我们讲的这两个小故事,非常生动,也非常有意思。接下来请奚志农老师给我们讲一讲。
奚志农:我想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种对自然、对美好东西的渴望,长期以来的大环境,我们学校教育的体系,把一种美好的愿望给掩盖了。从26年前 我们中央台开始播《动物世界》节目,从那个时候起我们中国的普通老百姓第一次通过电视看到地球上那么充满生机的生命,26年之后,普通的中国老百姓对于非 洲的动物、南极、北极的动物耳熟能详。但回头来看中国,熊猫当然不用说了,这么多年来动物保护的推动大家还知道藏羚羊,金丝猴,除此之外你随便找一个朋友一问中国还有什么,我作为一个动物保护的专家非常着急,我认为环境保护非常重要,这个也不是在一线的人才能做的,其实环境保护对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很近, 我们城市里人的生活方式已经影响到动物,近10年来全球海洋里面食肉性的鱼类已经减少的90%,这和鲨鱼被大肆捕杀是有直接的关系。现在看我们的城市,那么多的高楼,很多地方的窗户几乎打不开,开我们的汽车,大部分的大巴都是打不开的窗户的,打不开窗户的建筑和交通工具就意味着得靠大量的能源来给里面的人 提供呼吸。如果我们的建筑师,我们的汽车设计师,或者我们的建设部、发改委、汽车工业标准的制定,能够从环境的角度来考虑,这和每一个人都有关系。
不盖没有窗户的楼,不生产打不开窗户的汽车,成都的悲剧也就能避免了。这个离我们的生活真的很近,我们不知道城市里面浪费的电,肯定有人做过统计,电的代价使很多的江河被活生生地斩断,那个地方千百年来一条充满生机的河流就此而失去生命。还有很多生活在那个地方的老百姓被迫离开家乡。我觉得野生动物 保护和环境保护真的离我们很近,我小的时候没有垃圾,那个时候的报纸没有现在的几十个版,包括头发、骨头、牙膏皮都是进入回收体系的。但是现在北京被垃圾包围,我们要建焚烧炉、填埋场,我想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还有冰川的消融,野生动物的保护不是一句空话。我自己作为一个野生动物的摄影师,我能做的就 是把最珍惜的信息通过影像带到这里来,让更多的了解我们中国除了大熊猫、藏羚羊,还有那么多丰富多彩的动物。我也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到用影像保护自然的行列里面。
主持人:谢谢奚志农先生的肺腑之言,同时也对于我们如何做好环境保护提出了一些有益的建议,包括在政策制定方面。接下来我们想清孙杰女士来谈一谈,联合国是如何倡导环保的理念?
庄爱玲:平时参加这样子的论坛,一般坐的都是老总,今天跟环保行业一线的先锋在一起,可以把很多技术投资的东西化成一个故事跟大家讲一下,也回应主持人最早的一个问题,说我们的环保意识从我们自己怎么开始。我是在2006年底的时候,我研究生毕业没有多少年,在世界银行总部加入了碳基金,当时在京都协议书还没有执行的时候,我的工作是做财务,每天看着一亿美金的单子,上面告诉我们的是碳减排量,同时我可以看到在印度尼西亚的雨林里面,我们可以保护一 片森林,这样碳减排量可以到欧洲和北美的大户上面去。当时我遇到了现在我们的项目主任,我非常赞同他给我带来的理念,作为发展事业,一定要到第一线去,所以我放弃了在华盛顿白宫旁边的办公室,每次跑到我们这个楼来大家都说这么豪华的楼,是不是真的做扶贫事业的?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如果我踏到了中国,踏到了 三线城市,踏到了第一线的话,其实对项目细节上的把握,好过于我坐在华盛顿的办公室,舒服地吹着空调,看着一亿的帐单。
大家知道前一段时间猪肉大涨,人生产钱、土地、环境,发生了一个极具的矛盾。那个地方农民几乎是靠养猪来实现他的GDP,你上到市长、市委书记,下 到养殖小区的一个领导,他都会告诉你每一头猪对他们多重要,他们的GDP数字能不能保八就是看猪什么情况。但是在我们有限的水源当中,猪场越来越密它的环 保问题对我们是具有非常大的挑战,当时市长非常头痛想解决这个问题,最后说我们去韩国找一种菌类,可以使猪的猪粪放了这个菌类以后可以让猪重新吃了,变成猪的食品。农民说我解决不了这个问题,那个技术很贵,政府说支持,政府给了一笔钱,结果一年装上第二年坏了,第三年没人管了。我们不是帮有钱的养殖户解决 问题,你看到那些一家人都是养殖户,对他们来说普通话都说不起,你让他说去搞一个节能减排的项目,对他们家来说既是一个经济负担,又是一个不可持续的事情。对我们来说,我们的模型就是可以把20万头猪放在我们的区域里面,有人说如果是1个养殖户,每天你在旁边就可以,你这样他的运营成本不是会很高吗?没 有关系,我们的可持续性和我们的经济效益不一定是矛盾的,主要看你的商业模型设计得多好。我们在2006年国家有《可再生能源法》以后,只要是愿意投资这 个项目的人都可以进入这个领域,在我们的标杆电价以上他有2毛5分钱的补贴。
当我们到湖南推广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选了湘潭作为示范点。过了一两个星期,宁乡县和长沙县的主任都跑到办公室说,这个我们也需要,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商业模式它的可持续性。这个项目如果在中国立起来的话,我们在中国的很多农村都可以大有可为。前天我在东营,我们推广了一个新型的风机,这样就可以减少 了很多风机跟人争地的情况。我原来在世界银行FC做过,FC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方,它每年可以赚几十亿美金,但是它赚来的几十亿美金可以回馈到捐助,我觉得一个基金会和可持续发展的环保组织可以尝试,向我们非常专业的投资人合作,我们把好的技术、好的企业都放在一个平台上,能够让他们拷贝、复制,达到我们 的可持续效果。
主持人:谢谢孙杰女士跟我们分享她的经验。我们也可以感受到,环保是可以让所有人共赢的事情。我们的时间有限,再给在座的每个人一分钟时间来阐述自己的观点。
杨鹏:环保融入生活我讲一个跟我们大家都有关的,不知道在座的朋友有没有人知道,一件羊绒衫需要多少只羊?我跟大家讲一下这个简单的生活,一件羊绒衫的羊绒要从10只羊身上来,在阿拉善地区1只羊要100亩的草场,现在天冷了大家都要去买羊绒衫,大家要记住,你们买的是1000亩草场的草,这个不要便乱扔,你扔就扔掉了1000亩草场,你多买两件就破坏掉了2000亩的草场。
张醒生:我觉得今天的论坛扣中了一个未来人类的特别时尚的话题,大家知道在12月份,在哥本哈根全球的国际组织都将汇集在那,可能是人类历史上仅次 于二战之后,成立联合国之后人类一个最盛大的聚会,来签署一个气侯变化的框架协议。我们来试想一下,在人类近代史的几百年中,难得有一次人类共同找到了一个共同语言,就是“环境”,无论你的种族、语言、财富,大家都只有一个行动的方向。从这个角度,都市人都追求时尚,未来环境保护、绿色生活一定是我们时尚的风向标,奢侈和浪费将不再被社会所尊重,而投入到环境、简约生活将成为绿色和都市新生活人的方向。在这个角度,虽然中国人对男人戴绿帽子总有一些非议, 我也希望从我自身开始,也希望身边的更多朋友投入到绿色的生活,哪怕帽子是绿的。
哈希*扎西多杰:现在我们每个人的推进过程,实际是不断的跨越和突破。现在有了壹基金的平台,无论大家来自哪里,在“壹”这么一个整体的状态下大家 聚在一起,这已经是一个跨越了,但我觉得还不够。大家再谈一些技术层面、工程层面,用钱来、用技术来、用我们的技术来治理生态的这么一个方式,我觉得还需要突破。所以我特别希望,我自己也很自信,我原来在三江源做环境NGO,环境NGO更另类,因为动物和植物不太激起人类的怜悯。我自己在想,生态文明一出来以后我特别激动,工业文明里科技是一个工具,是没有方向感的,在人类以往文明的基础上突破文明。把文明的概念和目标提出来,但它的内容呢?我自己想到它 真正的元素在边远地区,人的生活方式的变化不在那里,而应该寻求边缘的创新。希望各界朋友,我们在壹基金这个平台上,各位企业家应该关注100年以后,希 望你是将来生态文明里面的文明企业。我们协会现在很理想的在做三江源乡村。
Ned Tozun:我也想以一个故事来结束。在印度的农村地区人们在使用一些东西,他们用完以后就扔掉了,比如像一箱肉或者电池,但我们公司认为可以设计一些能够持续很长时间的电池,保证人们的生活质量。后来我们发现一个顾客,他够了我们的太阳能电池,在他的村庄里面也有很多人购买这种新的产品,1个月之后还可 以决定,从那以后就变成一个农村企业家来销售我们的产品。现在这个村庄70%的人都使用我们的产品,这意味着我们应该投入到可持续相关的事业当中去。
奚志农:我们刚刚经历了建国60周年,爱国是一个很高的热情。那什么是国家?你的兄弟姐妹、你的父母,你家门口的一条河,天空的一只鸟就是国家?国家是实实在在的,不是虚的。如果能见的爱渗透到每个人的心里,我想那一天就真的是最好的未来。
孙杰:刚才早上来的时候我的同事问我说以前有没有参加过这样的活动?我说没有,但是以前我们在国外的一些咖啡馆经常举办这样的活动。这个咖啡馆非常特别,我们用的一些杯,碟,每一个都蕴含了我们发展的故事,我们用多媒体把它表现出来,你能知道它是怎样出来的。在中国把我们的意识上升到一个很好的状 态,我们可以把它做得更好。
曾子墨:我们这届论坛体现出大家对于环保仅仅有太多的话要说,仅仅40、50分钟的却2不够。环保事实上是口号,但它不仅仅是口号,我们诸位嘉宾都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只要环保成为我们内心的意识,成为我们血液当中所流淌的东西,从身边做起,从点点滴滴做起,做环保并不困难。壹基金在成立之后也致力于 环保事业的发展,我们中国内地的环保组织都在合作,致力于让更多的个人、更多的企业,让所有的地球人都参与到环保当中。如果我们让环保流淌在我们的血液里,像刚刚奚老师所描述的美丽的未来,一定不仅仅只是一个梦想。再次感谢嘉宾的参与,也感谢现场的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