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北漂社工自述:我服务心智障碍群体的这几年

 王艳艳

 壹基金海洋天堂计划项目伙伴-郑州市二七区汇爱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总干事。

“每一个从家长互助小组成长起来的心智障碍服务机构都是不平凡的,它让平凡的我也闪着光彩。”


回到河南

2020年12月

2020年冬天,因为家里的原因,我决定结束3年的北漂,回到河南,心怀忐忑。尽管乡音亲切,但郑州这个城市对我来说是陌生的。
社工专业毕业后,我在融爱融乐(北京市海淀区融爱融乐心智障碍者家庭支持中心)工作过一段时间,不知道在郑州能否在这个行业找到工作。
来郑州市二七区汇爱社会工作服务中心面试的那天,我很紧张。天很冷,我早到了一个小时,在外边徘徊。面试地点在当时刚成立的汇爱烘焙坊工作室,直到现在,刚出炉的香甜面包味道都能让我回忆起“寒冷、紧张”的感觉。
对面坐的是汇爱的理事长邹平和副理事长刘翠可。两位显然对我或者说对这个岗位有很高的期待,他们希望我能够“把项目做好,把组织的工作做得更规范,给服务的社群家庭提供更多的专业支持,让汇爱的传播工作做得再上一层楼,希望我能积极链接资源拿到更多的公益项目,希望我支持组织实现良性运营……”

这其实是很多地方心智障碍社群、组织的现实状况,缺人手、缺社会支持、一腔爱心、百端待举。


我选择接受这份压力。2020年,汇爱除了理事团队外,工作人员只有三个人,一位是金融专业本科毕业的残障男同事,负责文案、传播、项目资料汇总;一位是兼职工作的小龄孩子家长,负责财务、家长联络;我作为总干事,工作职责用社工圈子的一句话总结就是:“我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这样一个微小而多元的团队,在日复一日的互相支持中,越来越默契。

深陷泥淖

也要拔腿向前

2021年11月

每次去家庭探访的时候,我们通过跟家长的交流,会了解到家庭不同的困境,尤其是看到本身因为孩子残障的情况,不被社会接纳的同时,家庭在经济上也陷入了很大的困境。很多家庭可以说为了孩子,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家长因为照顾孩子,也没有办法外出工作。
有一次,去探访一户家庭,他们是租的房子,和其他人合租,这个爸爸和孩子住在其中一间。狭小的房间里,排满了各种东西,我们要探望孩子的时候,爸爸指了指床上,一堆杂乱的物品里露出孩子熟睡的脸,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汇爱作为一个小小的家长组织,能够服务的家庭体量非常有限,能够提供的服务支持也达不到家长们期待的理想深度,但是汇爱就像一个小小的萤火虫一样,一直希望用自己微薄的力量,为深处黑夜中的家庭提供一丝的光亮,让每一个心智障碍者的家庭,不孤单,不绝望。

爱任何人之前

先爱自己

2022年1月

汇爱每年针对家长们开展上百次活动,我和家长们就有了上百次见面的机会。时间长了,我发现,就算很熟的家长,彼此之间称呼也是“某某某妈妈或者爸爸”,提起家长自己的名字时非常陌生。
成为父母之后,他们渐渐带上了孩子的标签,自己的名字隐身其后,甚至对自身的关注也越来越少。

由壹基金联合字节跳动公益发起的爱星加油站计划,为家长们赋能


尤其是心智障碍孩子的家长,他们需要终身支持,这个终身支持者通常就是家长。他们愿意倾尽所有为孩子付出,却忽视了自己的身心健康。
我们在走访家庭的时候,常常会看到家长疲惫不堪的面容、奔波忙碌的身影。很多时候,我们跟家长的聊天都会被中断,不是因为孩子忽然有情绪在哭闹,就是因为家里各种琐事需要处理,几乎没有一刻能够停下来。

2022年1月30日(腊月二十八),我们团队再次走进一位心青年的家里。年节将至,大家都很开心。但聊起带孩子的经历,从孩子出生到辗转康复机构的跌跌撞撞、现在的生活压力……家长在我们面前忍不住泪流不止。她说,让她想哭的不是生活的次次暴击,而是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跟人畅谈了。


这位妈妈说:“已经很长时间了,我憋了好久,终于可以这样痛快地聊天了……我每天都是面对孩子、孩子爸爸和家务,内心充满了焦虑与慌张。有时候,孩子爸下班了,我会抛下所有人,宁愿自己受冻,也要一个人外出走走,不然这些事真的会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2021年,汇爱组织家长们一起过端午


很多家长需要一个情绪出口,需要自己的朋友圈子,需要除了家人之外的情感寄托。哪怕只是一次聊天、一次外出散步。也正因如此,我们在做家长喘息和赋能活动时,更注重让家长自我关注,暂时放下重担,放松下来,平淡地度过属于自己的、平凡普通的两个小时。

探索心青年就业的“糖星汇爱烘焙坊”,也是日常开展“爱星加油站”项目活动的场地


2021年河南洪灾后,壹基金联合字节跳动公益发起了“爱星加油站计划”,在这个项目的支持下,汇爱能够为更多的家长们提供服务。

往何处去

2022年1月

每一个心智障碍孩子成年后,最让家长们忧心的,无外乎孩子的安置问题。郑州目前还没有针对心智障碍青年的特殊职业学校,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后的心青年,只能回到家里。
“咋办呀,孩子要毕业,我怎么安置他呀?”听到家长这样直接的提问,我们同样陷入愁苦之中。现实的大环境我们再清楚不过,有类似需求的家庭也不计其数。但以汇爱这样一个刚走上正轨的社工机构的能力,要办职业学校是天方夜谭。

有多大能力办多大事情。我们现在能为家长和孩子们做点什么呢?


我们邀请十位家长开了个工作坊,共创出一个适合心青年、同时汇爱能够承担的服务活动——职业转衔小组,内容包含心青年对自我的认知、独立生活能力以及职业素养培养等。
大家都是摸索着来,对于职业转衔培训课程,我们团队几乎都是新手,基础也是学习融爱融乐的培训模式。
刚开始上课时,出现了老师们经常遇到的场面:有时候,工作人员正在讲课时,心青年忽然从座位上跳起来,在培训教室里来回走动,也会有心青年忽然出现情绪问题,需要社工及时处理和安抚。甚至还有同龄人之间出现小摩擦的时候,你给我一巴掌,我还你一拳……

十名心青年,四名工作人员,大家一路磕磕碰碰,互相越来越了解,心青年也越来越适应职业转衔课程。


第一期为期半年的课程结束了,但我们希望这个小团队能够像一粒种子,在并不丰沃的土壤上扎根生存下来,能够给来自四面八方的家庭一个服务的港湾,能够让更多的心智障碍者及其家长真正走出来。


2013年,一群心智障碍孩子的家长,因为想通过大家的力量共同解决孩子上学问题,走到了一起。从非正式的家长互助小组,到有组织架构的彩虹之家,再到正式注册“汇爱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每每听汇爱理事长邹平老师介绍汇爱的“前世今生”,我深切感受到了这群家长的不易。他们真的是为了孩子,一路披荆斩棘,始终没有忘却初心。

2022年7月,汇爱主办12家爱星加油站执行人员线下交流会


“汇聚力量,让爱出发”,希望我们能更有力量,能帮助更多心智障碍群体,帮他们走得更远。


壹家人记事本

等你来信

从2007年开启征程,是壹家人的每一步,齐心协力推动壹基金走过十数年。

在“壹家人记事本”里,收藏着壹家人的故事——刻骨铭心的、踌躇满志的、披荆斩棘的……

亲爱的壹家人,你有着怎样的故事?壹仔邀请你来填写“壹家人记事本”属于自己的那一页。你的分享将可能出现在壹基金的十几个自媒体账号,被数十万名壹家人看到!

你有故事,我有酒(不是)

投稿渠道:ofpr@onefoundation.cn

入选奖励:壹家人感谢函和专属纪念品盲盒​​​

相关新闻

点击订阅,把公益带在身边

订阅我们的电子报,接收有关壹基金服务的更多资讯。订阅即表示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条款